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酷狗要帮主播圆歌手梦,为何最后一地鸡毛?

时间:2019-06-03 14: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那返点有多少? 这么高!? 这是文娱本钱论与酷狗商城一位音乐制造人李中胜(化名)的对话。 5月27日,微博爆出一些音乐商家在广州酷狗总部门口抗议的视频,要求酷狗付出星愿方...

  ——“那返点有多少?”

  ——“这么高!?”

  这是文娱本钱论与酷狗商城一位音乐制造人李中胜(化名)的对话。

  5月27日,微博爆出一些音乐商家在广州酷狗总部门口抗议的视频,要求酷狗付出“星愿方案”中的制造费,在这些商家的表述中,酷狗拖欠了近百位音乐人的尾款,3000多首歌,按一首3万元来算,“总额上亿”。

  “星愿方案”,是酷狗在2018年6月建议的一项原创音乐众筹方案,是经过粉丝众筹星币的方法,为旗下主播“圆梦”,打造原创音乐单曲。酷狗在其间的人物是商城和渠道方,而商家则是这些音乐单曲的原创与制造方。

  一首众筹单曲引发的纠纷

  “我性格比较内向,不太会聊天,每天固定粉丝就十个左右,大部分都在对着空气说话”。商城方案阻滞,让她已经录制好的歌曲迟迟没有上架,陌雪也不知道怎么面临几个“铁粉”的诘问。

  “有一个男粉掏了几万,他是开店的,为了我这首歌连店铺租金都没有交齐”。在陌雪的回忆中,她说自己从小就想走音乐路,可是家人一直对立觉得文娱圈“水太深了”,终究她听从了家里的组织不甘愿去学了农业观光,可是仍然没有放弃音乐这条路,所以结业后挑选做了主播,听到“星愿方案”后,她自己是十分珍惜这次出单曲的机会的。

  “星愿方案”活动一年的时刻里,每位音乐商家都会上传很多的DEMO到渠道上,DEMO的制造时刻一般是2-3天,只要几十秒,主播感觉好听让粉丝众筹拍下后,商家就会为她制造全曲,让主播来录音棚进行录制。考虑到大部分主播的唱功,一般是一句一句录制,再由后期编辑成曲,时刻周期大约为1-2个月。

  制造方敷衍塞责,主播遭到“轻视”?

  酷狗直播CEO谢欢的一封揭露信泄漏了不少问题——音乐商家标高著作价格、用返利诱导主播参与,歌曲价值缩水,乃至,冒充词曲作者签名。

  酷狗方面通知文娱本钱论,有些商家为了顺畅拿歌曲制造的3-5万元费用,会与主播或许公会私下进行买卖,表面上是主播挑选到心水曲目,实则商议好了批量购买流水线作业的小样,再以低成本粗糙制造,获得酷狗渠道的版权购买金额后再分红。

  2019年4月17日,商家后台从头开放了制品上传功能,酷狗却发现,“收到的歌曲质量不达标状况益发严峻,且更多返点、不合法牟利告发蜂拥而至”。随后,商城渠道被关闭。

  而此事的处理结果是,本周补齐资料的公司,已经在付款流程中,估计下周能够收到金钱,一同酷狗还指出,渠道并没有间断审阅及付款,连续付出去的金钱已超30%。

  主播去录歌是要自己出酒店机票钱的,而一些与主播勾通的不良商家,不仅会报销这笔费用,一同他们会给主播一些返点,最高金额乃至高达一万元。而那些商家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走“薄利多销”道路,赢利下降自然著作质量十分低下。据李胜利所说,在商城后期一些主播会揭露问询返点,不仅争夺了本该归于优质商家的空间,也严峻扰乱了原本平衡的市场秩序。

  但他否认了商家对主播的轻视:“不知道其他人的主播怎么样,可是咱们家的主播都很好,有时候乃至为了讨论一首歌的构思,聊清晨两三点。”

  歌曲价值该怎么认定?

  在李中胜给文娱本钱论看的一份酷狗给出的“歌曲制造参考规范”中,规矩了演员依照不同咖位,作词作曲乐器混音都能够分为S,A,B,C,D几个等级,都别离有着不同的参考价格。例如在下表中,林夕等级的作词人,给王菲写一首《红豆》的歌词价格,酷狗给出的参考价是大于10万,这归于头部演员价格,而刚出道的新人,写一首词的参考价格只要2000—5000元。

  在酷狗商家聚集的一些微信群里,几位商家均表明拒绝填写这一表格,不仅由于成本问题涉及商业秘要,更重要的是他们以为酷狗在一开端签订合同的时候并没有这一规矩,而现在临时添加这一项,不仅是为了压价,更是涉嫌“霸王条款”。

  可是,歌曲的价值终究该用什么规范来衡量?

  另一位不愿泄漏真名的商家向文娱本钱论表明,一开端酷狗订下的3-5如果首歌的价格,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市场价格,也是最初这个方案吸引他们来的原因,并不是赢利高,而是看中了量大。

  但在酷狗对文娱本钱论的回应中,声称他们经过排查,现在审阅进程中有质量问题的商家中,著作的以次充好率在10%-50%不等。经过内部核查发现,操作网络话题的几个音乐制造商,大都存在歌曲质量不达标、返点牟利等行为。而现在,酷狗方回应说不达标歌曲的demo,它们正在约请专业人士一同进行审阅。

  尽管“星愿方案”间断了,可是文娱本钱论注意到一个要害,在酷狗音乐app上,一些商家为主播所制造的数字专辑依然还在售卖。

  一位名叫小梦的音乐人对文娱本钱论说,自己现在为酷狗制造的7首歌,包含已经上架的5首和待审阅的2首,均没有收到酷狗的一分钱打款。而在原合同约好的流程中,在经过审阅并递送发票的15个作业日内,酷狗就应该付出70%的制造首款费用。   

  小梦不满的是,自己为主播龚静娴创作的单曲《琵琶酿》,已经在酷狗渠道经过付费下载售出了11万张,根据标价2块钱一张,仅这张专辑酷狗就收入版权费22万元,而她创作的其他单曲如《自圆其说》《调味巧克力》等也均在酷狗音乐上连续在出售。

  截止文娱本钱论发稿前的三个小时,这些在审阅和付款上有争议的单曲,正在被酷狗连续下架。

  在酷狗直播CEO的揭露信中,谢欢曾表明:“活动的初衷,是为了在音乐制造方和音乐主播之间搭建起供需渠道,以良性的市场竞争激起原创音乐活力。”

  能够说,“星愿方案”的初衷杰出,但履行下来,却适得其反。

  但一同李怡也表明,一个综艺节目中100首歌是一个正常的数字,可是像“星愿方案”这样,一年的时刻就能催生出成千上万首歌他也觉得有些夸张。

  关于现在许多音乐制造公司和音乐人来说,主要盈利的方法是给生意公司或许唱片公司的旗下演员写歌。比方记者采访到了一位音乐制造人小P,她表明酷狗旗下的齐鼓文化在前几年还以每首不到一万的价格来找她为旗下演员写过歌,而其时关于单曲的质量要求是十分之高的。

  与此一同,传统经济公司或许唱片公司里,下有生意人、企划部上有音乐总监、老板来对著作质量进行把关,可是在“星愿方案”这种批量收购歌曲的形式下,酷狗却没能树立起一个合理的音乐质量审阅机制。

  而现在很多商家的诉求,是希望商城审阅机制能尽快恢复,尾款能早点执行到位,特别是像李中胜这类合规的商家,关于他们来说,漫长的等候无疑是在消耗信任。

  事实上,将直播与音乐版权的事务相互打通,相互促进,也正是酷狗的价值地点,乃至是未来的增长点之一,但“星愿方案”通知咱们,这件事,或许并不简单。